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
欢迎光临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!
您当前的位置是: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 > 班组建设 > 详细内容
冰火两重天——铜川煤机结构件车间日常工作侧记

作者:黄一峰 时间:2017-11-15 浏览次数:96

进入十一月以来,气温明显下降了很多,一天里最高气温11℃,夜晚最低气温只有3℃。清晨的阳光被罩上了一层厚厚的云雾,看不见半点蓝色。走在宽广的道路上,风,时而会夹带着路边的几根枯枝,从地面袭进裤管;时而又卷下树尖上的几片枯叶,扫过脸颊。虽还说不上是寒风刺骨,但也已是渗透在肉里的冷了,让人不得不紧缩全身的肌肉来抵御这阵阵寒风。如此的天气,好像和“冰火”扯不上什么干系!那就等咱们看完结构件车间再说吧。

结构件车间第一跨。钻床上的师傅为了更好的给钻头降温,刚刚扶正了冰冷湿滑的防锈液管。冰冷的防锈液,顺着钻出来旋转着的铁销甩向四面八方,他厚厚的、沉重的衣服和裤子上已经被打湿了很大的一片。钻床师傅时不时的将溅满防锈液的双手在抹布上抹干,然后放在嘴前哈哈气,跺跺脚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能注意到他那双早已湿透了的劳保鞋。冬天,对钻床的师傅们来说,无疑是最难过的一个季节,每天被冰冷四溅的防锈液笼罩着,真好比似掉进了冰窟窿,看着都冷。

结构件车间第二跨,冒着青烟加热过的活件整齐的摆放在焊工的场地上,电焊师傅们正聚精会神的用他们手中的焊把释放着世界上最“闪耀”的火花。有节奏的“滋滋”电焊声,声声入耳,正在为电焊师傅们谱写美丽的乐章。闪闪的火星四处飞溅,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华丽的弧线,有个竟很调皮的钻进了电焊师傅的脖领里,电焊师傅没有因为它的调皮,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个新的烫痕就暴跳如雷,而是缓慢的摇了摇头,表示出对它的“不满”,就像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、示意孩子犯了错的父亲。稍微仔细点看,电焊师傅的工装上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,就连里面衬的衣服的颜色也是看的清清楚楚。面对着每天都会有无数个这样调皮的小火星们,电焊工师傅显示出了他们过人的耐心。焊完一道焊缝,电焊工师傅直起身子,将头罩摘下,头发上的蒸汽立马直冲而上,汗水则顺着口罩滴在衣领上,很快便浸透了领口,这么冷的天,他们穿的还是单衣。在工作要求上,加热活件的温度会随着气温的下降而提升。调皮的小火星也不会因为气候的变化,减小它们可能造成的烫伤危害。所以,外面再怎么冷,电焊工师傅们每天的工作环境依然少不了火星,少不了高温。

在这个季节的结构件车间里,穿单衣的不仅仅只有焊工师傅们,还有铆工、起板工等。这是由他们的劳动强度决定的。位于结构件车间二三跨的铆工师傅,每拼一块较高的板,蹲起或者弯腰的次数都不可能少于四次,一个成熟的铆工师傅,每天会拼几十或者近百块的钢板。要说他们是“健美运动员”一点不夸张,频繁的蹲起和弯腰,迅速的燃烧着他们身上的脂肪,六块腹肌对于干活自觉、认真、负责的铆工师傅来说,简直就是小儿科。他们也可以说是“魔术师”,手里的工具像变戏法一样,一会儿是尺子,一会儿是锤头,一会儿是焊把,一会儿是割枪,时不时的还会有钢板、图纸、哨子、铁链子、小推车等出来充当“临时演员”。铆工场地上最常见的还是小火星,不止是焊把释放出来的,还有气割枪,一样的调皮,喜欢钻工人师傅们的脖领子和鞋洞洞,哈哈。再看下结构件车间最后一跨的起板工师傅们。这几个月来,起板工的师傅们可以说个个是“哪吒”。因为任务重,工作量大,已经不能给他们充足的时间等到切割完的钢板凉下来后,再上去起板了。往往是后面的钢板还在火割枪下,有规则的分裂着的时候,他们就跳了上去,开始起前面刚刚割完的钢板了。劳保鞋在很烫的钢板上“吱吱”的冒着青烟,割枪在他们的手中喷着赤炎,半皮手套一碰到钢板就被烫的卷曲起来。断割必须及时,起板、上板的速度必须抓紧,下料任务完不成,后面的工作都会拖延。一双加厚的劳保鞋,在他们的脚上穿不足一个月,就会吐出舌头来。真所谓:“火里来,火里去。”

结构件车间不大,就在这小小的几亩地上,同一个屋檐下,却被不同的工作性质分成了两半,一半是“冰室”,一半是“火炉”。这不正是头里所说的“冰火两重天”了。(黄一峰)